杨利伟担任神六主考官(组图)

上一次见面,是在他执行神舟五号任务出征前;这一次,则是他的战友登上神舟六号之际。背景迥异,不变的是作为飞天英雄、更作为普通人的杨利伟惯有的从容淡定。

又一个金秋时节,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,40岁的大校杨利伟时隔两年之后再度接受新华社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杨利伟,神舟六号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副总指挥,中国惟一的特级航天员。2003年10月15日到16日,杨利伟乘坐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完成了21个小时的太空之旅,成为首位进入太空的中国航天员。

对很多人来说,翟志刚的名字并不陌生,早在“神五”发射时,他就与杨利伟、聂海胜一起站在了首飞梯队中。从“神五”到“神六”,在这两年中,翟志刚暗地里不知给自己加了多少码,光是训练笔记本就不知记了多少本。根据“神六”的特点,飞船模拟器改装了不少,因训练的人多,翟志刚就申请晚上加班练,不练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决不罢休。

出身于飞行员,又曾四次“留学”俄罗斯的吴杰没想到自己能当上航天员。最初,吴杰参加的是航天员的教员选拔,经过各项考试后,吴杰幸运地入选了,被派到俄罗斯接受训练。吴杰说:“有一种极限训练,在北极圈生活两天,轮班睡觉,轮到我睡时,睡着睡着就冻醒了,我就不敢睡了,怕被冻死!毕业时,我拿了一个‘联盟’号飞船的证书,这是唯一的一个外国人得到这么高级的证书。”

入选航天员后,2003年,刘伯明没能进入神舟五号梯队,那段时间,他把以前所有的书都找出来,将所有科目重新按照理解理出主线万字。在航天员大队中,刘伯明号称“小诸葛”,凡是需要动脑筋的事他都爱“掺和”,每回的智力竞赛他都不落空。

景海鹏从小就喜欢运动,篮球、短跑都是他的强项,直到现在,他仍然是航天员中的篮球“钢铁前锋”。对于不能随“神六”飞行的结果,景海鹏似乎早有心理准备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:“不管是谁上天,都代表着我们整个航天员队伍。做航天员的8年中,我最大的感受就是,在‘神五’之前,我要争当中国载人航天第一人,虽然没有入选,但这种信念始终支持着我。”

记者从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了解到,除了几年来航天员接受的专业基础理论训练、专业技术训练和航天生理适应性训练外,针对这次任务的不同,航天员乘组还进行了很多新的训练。其中,新增项目主要集中在飞船操作和生活料理等方面。

飞船操作技术训练子系统的主管设计师胡银燕说,开关舱门,就是一个新的难点。这个项目在训练中被设置为4个科目,技术分解为开平衡阀、测气压平衡、开门、舱门清洁、关门、关平衡阀、检漏等动作。就连似乎再简单不过的“清洁舱门”这一个动作,都有一整套清洁规程:舱门分三次擦完,每次擦三分之一,门框也同样如此。清洁布是一种造价几百元的特制绸布,具体操作时,使用清洁布的哪面,怎样折叠,怎样换等,都有相应的规范。这样的训练看似繁琐,却事关重大:在轨飞行期间,航天员要从返回舱到轨道舱吃饭、上厕所和进行空间科学实验,飞船返回前,两舱之间的舱门如果没有关严,两舱分离后就会造成飞船失压,从而危及航天员的生命安全。

吃喝训练是神舟六号新增加的项目,包括一系列单项训练:怎样使用食品加热器,怎样使用餐具,怎样喝水,怎样收集废水,怎样把脱水的蔬菜进行复水,等等。胡银燕说,“可以说,航天员在天上的动作都是‘规定动作’,没有‘自选动作’。”下一页

杨利伟:费俊龙比较活泼,他是航校教员出身,曾是空军特级飞行员,在处理事情时协调能力很强。聂海胜神五时就是梯队成员,他性格稳重,平时话不多,但做事踏实,有很好的配合精神。

杨利伟:没错,我们在进行乘组搭配的时候考虑到了性格上的互补问题,因为飞船上两个人的工作是有分工的,需要默契配合。同时,两个人训练成绩上也要能够互补,并且愿意同对方一起执行任务。

杨利伟:这次神六飞行,我的主要工作是主持和参与航天员乘组选拔和训练的全过程。我的战友们都很优秀,他们都具备完成载人航天任务的能力。

(话外音)中国航天员中心主任陈善广介绍,我国载人航天发射时间间隔大、任务密度低,航天员上天的机会不多,我们尽可能在有限的任务机会里多让几个航天员上天。由于杨利伟是目前唯一有过飞天经历的航天员,他更重要的任务是用自己的经验指导和帮助队友。

杨利伟:是的,从神五到神六,我的角色有很大变化。因为我有过太空飞行的经历,而且这次的选拔训练中我又完全是旁观者,所以我会发现更多以前没有发现的细小问题。因此,针对每一组和每一个人的特点,我都会告诫他们需要注意什么、完善哪些环节。训练和考试全程都有录像,我和航天员教员经常整晚整晚地看录像,所以对他们的表现和特点都非常了解。

杨利伟:有训练方法上的,也有个人操作上的。比如说,神六航天员的选拔更强调训练成绩了,把训练作为权重最大的部分。神五飞行中我个人的感受是,在天上执行任务,主要依靠操作技能和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。特别是这次任务,飞行时间加长了,出现突发情况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。身体是执行任务的前提,但不是唯一的要素。在身体合格的基础上,训练更能决定任务的成败。

记者:据说,同神五一样,神六航天员的选拔过程也很残酷。特别是在最终确定上天的乘组后,落选会给其他航天员带来很大影响吗?

杨利伟:航天员对这个问题都有正确的认识。首先我们承认竞争,因为载人航天飞行这个任务不能让很多人来执行,所以一切个人考虑都应该从任务出发。而且我们提出,任务不是由哪一个人完成的,上天的航天员只是大家的一个代表。所以说,执行神六任务的实际上是全体航天员。

记者:神五飞行成功后,您在很多场合多次提到“任务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”,强调的就是团队精神。

杨利伟:载人航天工程是个大协作大团结的工程,航天员之间也一样。神五发射前一天宣布我上天后,翟志刚和聂海胜不断提醒我技术上要注意什么,生活上也很照顾我。这都是同行和战友之间为了共同任务的关心和鼓励,我非常感动。

杨利伟:这两年我接触了很多国外的航天员,我们主要交流技术问题。比如,到俄罗斯我会跟他们的训练部门交流训练强度、方式方法。到美国,我和美国航天员讨论训练周期、航天员来源、退役后从事什么职业,等等。另外,你们也看到了,这两年我参加了很多活动,所以很忙。下一页

杨利伟说,至少神七任务还是由我们这些人来完成,但肯定会有一部分人就没有机会执行任务了。作为中国第一代航天员,他们的确付出了很多,牺牲了很多。我们的事业,正是通过他们的实践和摸索一步步向前发展。

上一次见面,是在他执行神舟五号任务出征前;这一次,则是他的战友登上神舟六号之际。背景迥异,不变的是作为飞天英雄、更作为普通人的杨利伟惯有的从容淡定。

又一个金秋时节,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,40岁的大校杨利伟时隔两年之后再度接受新华社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
杨利伟,神舟六号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副总指挥,中国惟一的特级航天员。2003年10月15日到16日,杨利伟乘坐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完成了21个小时的太空之旅,成为首位进入太空的中国航天员。

对很多人来说,翟志刚的名字并不陌生,早在“神五”发射时,他就与杨利伟、聂海胜一起站在了首飞梯队中。从“神五”到“神六”,在这两年中,翟志刚暗地里不知给自己加了多少码,光是训练笔记本就不知记了多少本。根据“神六”的特点,飞船模拟器改装了不少,因训练的人多,翟志刚就申请晚上加班练,不练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决不罢休。

出身于飞行员,又曾四次“留学”俄罗斯的吴杰没想到自己能当上航天员。最初,吴杰参加的是航天员的教员选拔,经过各项考试后,吴杰幸运地入选了,被派到俄罗斯接受训练。吴杰说:“有一种极限训练,在北极圈生活两天,轮班睡觉,轮到我睡时,睡着睡着就冻醒了,我就不敢睡了,怕被冻死!毕业时,我拿了一个‘联盟’号飞船的证书,这是唯一的一个外国人得到这么高级的证书。”

入选航天员后,2003年,刘伯明没能进入神舟五号梯队,那段时间,他把以前所有的书都找出来,将所有科目重新按照理解理出主线万字。在航天员大队中,刘伯明号称“小诸葛”,凡是需要动脑筋的事他都爱“掺和”,每回的智力竞赛他都不落空。

景海鹏从小就喜欢运动,篮球、短跑都是他的强项,直到现在,他仍然是航天员中的篮球“钢铁前锋”。对于不能随“神六”飞行的结果,景海鹏似乎早有心理准备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:“不管是谁上天,都代表着我们整个航天员队伍。做航天员的8年中,我最大的感受就是,在‘神五’之前,我要争当中国载人航天第一人,虽然没有入选,但这种信念始终支持着我。”

记者从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了解到,除了几年来航天员接受的专业基础理论训练、专业技术训练和航天生理适应性训练外,针对这次任务的不同,航天员乘组还进行了很多新的训练。其中,新增项目主要集中在飞船操作和生活料理等方面。

飞船操作技术训练子系统的主管设计师胡银燕说,开关舱门,就是一个新的难点。这个项目在训练中被设置为4个科目,技术分解为开平衡阀、测气压平衡、开门、舱门清洁、关门、关平衡阀、检漏等动作。就连似乎再简单不过的“清洁舱门”这一个动作,都有一整套清洁规程:舱门分三次擦完,每次擦三分之一,门框也同样如此。清洁布是一种造价几百元的特制绸布,具体操作时,使用清洁布的哪面,怎样折叠,怎样换等,都有相应的规范。这样的训练看似繁琐,却事关重大:在轨飞行期间,航天员要从返回舱到轨道舱吃饭、上厕所和进行空间科学实验,飞船返回前,两舱之间的舱门如果没有关严,两舱分离后就会造成飞船失压,从而危及航天员的生命安全。

吃喝训练是神舟六号新增加的项目,包括一系列单项训练:怎样使用食品加热器,怎样使用餐具,怎样喝水,怎样收集废水,怎样把脱水的蔬菜进行复水,等等。胡银燕说,“可以说,航天员在天上的动作都是‘规定动作’,没有‘自选动作’。”

杨利伟:费俊龙比较活泼,他是航校教员出身,曾是空军特级飞行员,在处理事情时协调能力很强。聂海胜神五时就是梯队成员,他性格稳重,平时话不多,但做事踏实,有很好的配合精神。

杨利伟:没错,我们在进行乘组搭配的时候考虑到了性格上的互补问题,因为飞船上两个人的工作是有分工的,需要默契配合。同时,两个人训练成绩上也要能够互补,并且愿意同对方一起执行任务。

杨利伟:这次神六飞行,我的主要工作是主持和参与航天员乘组选拔和训练的全过程。我的战友们都很优秀,他们都具备完成载人航天任务的能力。

(话外音)中国航天员中心主任陈善广介绍,我国载人航天发射时间间隔大、任务密度低,航天员上天的机会不多,我们尽可能在有限的任务机会里多让几个航天员上天。由于杨利伟是目前唯一有过飞天经历的航天员,他更重要的任务是用自己的经验指导和帮助队友。

杨利伟:是的,从神五到神六,我的角色有很大变化。因为我有过太空飞行的经历,而且这次的选拔训练中我又完全是旁观者,所以我会发现更多以前没有发现的细小问题。因此,针对每一组和每一个人的特点,我都会告诫他们需要注意什么、完善哪些环节。训练和考试全程都有录像,我和航天员教员经常整晚整晚地看录像,所以对他们的表现和特点都非常了解。

杨利伟:有训练方法上的,也有个人操作上的。比如说,神六航天员的选拔更强调训练成绩了,把训练作为权重最大的部分。神五飞行中我个人的感受是,在天上执行任务,主要依靠操作技能和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。特别是这次任务,飞行时间加长了,出现突发情况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。身体是执行任务的前提,但不是唯一的要素。在身体合格的基础上,训练更能决定任务的成败。

记者:据说,同神五一样,神六航天员的选拔过程也很残酷。特别是在最终确定上天的乘组后,落选会给其他航天员带来很大影响吗?

杨利伟:航天员对这个问题都有正确的认识。首先我们承认竞争,因为载人航天飞行这个任务不能让很多人来执行,所以一切个人考虑都应该从任务出发。而且我们提出,任务不是由哪一个人完成的,上天的航天员只是大家的一个代表。所以说,执行神六任务的实际上是全体航天员。

记者:神五飞行成功后,您在很多场合多次提到“任务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”,强调的就是团队精神。

杨利伟:载人航天工程是个大协作大团结的工程,航天员之间也一样。神五发射前一天宣布我上天后,翟志刚和聂海胜不断提醒我技术上要注意什么,生活上也很照顾我。这都是同行和战友之间为了共同任务的关心和鼓励,我非常感动。

杨利伟:这两年我接触了很多国外的航天员,我们主要交流技术问题。比如,到俄罗斯我会跟他们的训练部门交流训练强度、方式方法。到美国,我和美国航天员讨论训练周期、航天员来源、退役后从事什么职业,等等。另外,你们也看到了,这两年我参加了很多活动,所以很忙。

杨利伟说,至少神七任务还是由我们这些人来完成,但肯定会有一部分人就没有机会执行任务了。作为中国第一代航天员,他们的确付出了很多,牺牲了很多。我们的事业,正是通过他们的实践和摸索一步步向前发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