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才是好莱坞真正的顶流!六任“蝙蝠侠”背后的故事

自罗伯特·帕丁森主演的《新蝙蝠侠》定档中国内地3月18日公映以来,距离我们在大银幕上再一次看到布鲁斯·韦恩,也只有一周多的时间了。

1966年亚当·韦斯特主演的古早版《蝙蝠侠》,是这一DC漫画超级英雄首次以真人形象出现在影视作品中。而在很多影迷心中,《蝙蝠侠》系列真正系统性地开始被现代化、影视化改编,要从蒂姆·波顿1989年的《蝙蝠侠》算起。

1989年,鬼才导演蒂姆·波顿推出了由迈克尔·基顿主演的《蝙蝠侠》,影片的成功滋生了3部续集:《蝙蝠侠归来》(1992),方·基默主演的《永远的蝙蝠侠》(1995),以及乔治·克鲁尼版《蝙蝠侠与罗宾》(1997),后两部的导演换成了乔·舒马赫。由于《蝙蝠侠与罗宾》太烂,华纳直接砍掉了后续的续集计划。

2005年,华纳以克里斯托弗·诺兰导演的《蝙蝠侠:侠影之谜》,重启了DC漫画中这一人气角色的电影版,克里斯蒂安·贝尔主演的这版蝙蝠侠/布鲁斯·韦恩,也是许多年轻一代中国观众最初接触、也最热爱的版本之一。影片续集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(2008)与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崛起》(2012),更是在电影史的不同层面上打破了各种纪录。

诺兰的三部曲后,下一部蝙蝠侠真人电影,就是DCEU中扎克·施奈德的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了,本·阿弗莱克版蝙蝠侠不拍单兵,直接上集结篇。在《自杀小队》中客串露了一面之后,蝙蝠侠下一次、也是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出现,则是在2017年的《正义联盟》中。这之后发生的一切爱恨情仇,我们再熟悉不过了。

随着马特·里夫斯重启蝙蝠侠独立电影,新生代的罗伯特·帕丁森接过蝙蝠战袍继续守卫哥谭。在经历重重波折之后,这个最新版本的《新蝙蝠侠》终于成型,并且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媒体评价。他也是近30年以来,第6个在电影中穿上黑暗骑士战衣的蝙蝠侠演员。

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好莱坞超级顶流角色的真人电影背后,都有哪些有意思的故事。

–蝙蝠侠比布鲁斯·韦恩声音低沉这一设定,其实是迈克尔·基顿本人的主意,被波顿导演采纳了。从此,“声音低沉”就成为了后续《蝙蝠侠》电影中的标配。“I’m Batman”(我是蝙蝠侠)这句话也是基顿设计的,原剧本中本来写的是“I am the night”(我是黑夜)。

–基顿在穿着蝙蝠战衣的时候是听不见的(波顿说跟他说话就像在跟聋人说话),他内心的幽闭恐惧症反而帮他更好地诠释了这一角色,“这会让我更内向,更抽离”。

–拍摄《蝙蝠侠》的时候,米歇尔·菲佛正在和基顿约会,制片方本想让她来为维琪·瓦尔这一角色试镜,但基顿觉得跟女朋友一起演戏太怪了,后来这一角色给了金·贝辛格。不过菲佛最终还是演了《蝙蝠侠归来》中的猫女,那会儿他俩已经分手了。

–制片人乔恩·彼得斯在《蝙蝠侠》拍摄过程中跟已婚的金·贝辛格在一起了,贝辛格后来为他离了婚。基顿对此很不开心,因为他也想追贝辛格。

–基顿刚被选上当“蝙蝠侠”的时候,掀起了漫画粉丝们的巨浪,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,他们给华纳办公室寄了超过5万封信,连漫画作者鲍勃·凯恩也重度质疑过这一选角决定。毕竟漫画中的蝙蝠侠超过1米9,而基顿也就175,造型设计师都发愁。还好,最终的结果“真香”了。

–基顿在《蝙蝠侠》中有7个替身,其中一个是世界级的武术大师,还有一个是舞者,这些替身都比基顿高。

–为了准备蝙蝠侠这一角色,基顿不仅研究了蝙蝠,还读了弗兰克·米勒的《黑暗骑士归来》漫画,并且拍摄开始之前在伦敦独居了一阵。

–小罗伯特·唐尼当年也是蝙蝠侠的人选之一,不过很多年后,他和基顿都演了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。前面提到的菲佛后来也加入了MCU——《蚁人2:黄蜂女现身》中的一代黄蜂女。

–出演《蝙蝠侠》时还在被,《蝙蝠侠归来》时期的基顿已经拿到了1100万美元的片酬,华纳对此不是很开心。加薪是基顿同意回归的重要因素之一,再加上波顿导演向他确认,《蝙蝠侠归来》并不是直接续集,性质更加独立。

–在拍摄本片的时候,方·基默和吉姆·凯瑞因为聊起各自去世的父亲,成为了很好的朋友。

–方·基默和导演舒马赫在拍摄过程中很不对付,舒马赫说基默“幼稚、不可理喻”,还说基默两周都不肯跟他说话。

–方·基默知道自己拿下了“蝙蝠侠”这个角色的时候,正好是在非洲的一个蝙蝠洞里(正在为出演《黑夜幽灵》实地考察),他还没读剧本就同意演了。

–乔治·克鲁尼给看过本片的很多观众退了钱,他管《蝙蝠侠与罗宾》叫做“浪费钱”,认为是自己毁掉了这个系列,不停在道歉。但也称本片是他事业生涯的一大突破,因为演完蝙蝠侠,他才真正进入了好莱坞(在此之前他是个美剧演员)。他现在家里还放着本片海报,以示对自己的提醒。(本片IMDb目前3.7分)。

–拍摄的过程中,克鲁尼还穿着蝙蝠侠的全套戏服,去他主演的美剧《急诊室的春天》片场探过班。

–在采访中,当被问到想要带什么片场上的道具回家,克鲁尼回答说,想带女演员/模特艾拉·麦克弗森回家……(很符合人设)

–拍摄完成后,克鲁尼说“我觉得我们弄死了这个系列”。他当时倒没说错,华纳把蝙蝠侠系列雪藏了8年才重启。

–本片本来有两部续集的,其中的一部叫《不羁蝙蝠侠》(Batman Unchained),克鲁尼和“罗宾”克里斯·奥唐纳都会回归,反派是稻草人和“小丑女”哈莉·奎茵;另一部是罗宾/夜翼番外篇。后来这些剧情被重组,变成了2015年游戏《蝙蝠侠:阿卡姆骑士》中的一部分。

《蝙蝠侠:侠影之谜》(2005)、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(2008)、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崛起》(2012)

–在三部曲中,贝尔自己做了很多本该替身演员来做的危险动作,但诺兰导演不允许他靠近蝙蝠车和蝙蝠摩托。

–《蝙蝠侠:侠影之谜》中,贝尔和连姆·尼森的动作戏份几乎都是他们自己完成的,诺兰会再拍一遍替身演员打斗的动作,后期再看哪里需要覆盖。

–连姆·尼森和贝尔拍打戏的时候,很多时候得弓着腰,因为他比贝尔高好多(他193,贝尔182)。

–贝尔穿着蝙蝠战衣的时候非常不舒服,他很不喜欢,每次穿着情绪都很差,这也正好帮他更好诠释了蝙蝠侠。他身边一直跟着两个人,保证拍摄的时候蝙蝠战衣上面没有皱褶。

–贝尔说跟迈克尔·凯恩和摩根·弗里曼一起拍摄的第一场戏,是布鲁斯·韦恩起床的时候,两个老爷子在床边等他的那一场。躺在床上的时候贝尔睡着了,凯恩把他戳醒的时候说,“看啊!他tm睡着了。(He’s bloody fallen asleep.)”

–贝尔想要演出蝙蝠侠“被愤怒填满”的怪物性一面,没想到诺兰很喜欢他这样的表现。

–贝尔和连姆·尼森拍《侠影之谜》中冰上打戏的时候,能听到脚下的冰在嘎嘎响,第二天冰就全化了。

–拍《侠影之谜》之前,贝尔刚拍完《机械师》,体重仅仅55公斤(他可是182啊)。被选中出演蝙蝠侠之后,诺兰让他“能增重多少就增重多少”。经过6个月的健身与饮食控制,贝尔开拍的时候重达100公斤(他正常时的体重是80公斤)。诺兰觉得有点太重了,贝尔迅速减掉18斤,他称这一“变身”过程非常痛苦。

–编剧大卫·S·高耶最喜欢的蝙蝠侠人选本来是杰克·吉伦哈尔,后来看完贝尔的试镜被征服了(剧本还没写完就签了贝尔),吉伦哈尔的姐姐玛吉后来出演了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。

—试镜的时候,贝尔穿的是方·基默在《永远的蝙蝠侠》中的戏服,帮他对戏一起读剧本的是艾米·亚当斯,她后来在扎导版蝙蝠侠/超人电影中演了路易斯·莱恩。

–希里安·墨菲原本也为蝙蝠侠试了镜,诺兰太满意他了,后来让他演了稻草人。

–贝尔接受采访的基本原则是,角色是哪里人,他就尽量用哪儿的口音接受采访。为《蝙蝠侠》系列接受采访时他用的都是美国口音,而他本身是英国威尔士人。

–在出演蝙蝠侠之前,贝尔尽量避免看之前的真人版《蝙蝠侠》电影,想让自己的表演更具新鲜感。他早年间看过漫画《阿卡姆疯人院》,特别喜欢。

–在为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做准备的时候,贝尔就不需要再像《侠影之谜》时期一样增重那么多了,因为《黑暗骑士》中的蝙蝠战衣更瘦、弹性更大,也是第一件能让蝙蝠侠穿着扭头的衣服(此前版本中蝙蝠侠都不能转头,只能转整个身体)。

–拍完《黑暗骑士》,贝尔很想留下整套蝙蝠战衣,但是放不下,就只留下了蝙蝠侠的面具。

–贝尔和希斯·莱杰此前共同出现在了影片《我不在那儿》中,贝尔还和下一任“小丑”杰瑞德·莱托共同出演过《美国精神病人》(2000)。

–贝尔说在拍摄蝙蝠侠与小丑著名的那场“审讯”戏份时,希斯·莱杰要求他下手打他越重越好,能让他更入戏。

–在拍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崛起》的时候,汤姆·哈迪得穿7厘米的增高鞋,才能让贝恩比贝尔、摩根·弗里曼和迈克尔·凯恩都高。

–在拍《黑暗骑士崛起》的时候,贝尔自己给自己染白/灰了一部分头发,为了让布鲁斯·韦恩看上去老一点。

–2019年接受采访的时候贝尔说过,华纳本来想找他来拍第四部《蝙蝠侠》电影,但贝尔说,只有诺兰来执导他才同意演。显然诺兰不同意拍第四部,贝尔也就没演。

–《黑暗骑士崛起》当年上映的时候,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家电影院里发生了枪击案,贝尔和妻子去探望了一些受伤的观众。

贝尔曾说,如果片子里面出现罗宾,他就不演了,因为这会削弱诺兰《蝙蝠侠》三部曲的黑暗气质。诺兰同意了他的这一要求,只是让约瑟夫·高登-莱维特的角色最后揭示自己的名字是“罗宾”。

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(2016)、《自杀小队》(2016)、《正义联盟》(2017)

–华纳警告过本·阿弗莱克,宣布他演蝙蝠侠之后别上网看评论,因为很有可能粉丝们会,并且跟他讲了迈克尔·基顿当年的事儿。大本还是上网看了,看的第一条评论就是“阿弗莱克演蝙蝠侠?不!!!!!!”然后他就迅速戒网了。

–对于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黎明》得到的一些差评,大本和“超人”亨利·卡维尔都说过,“我们是为粉丝拍的本片,不是为影评人”。

–选大本是扎克·施奈德导演的主意,大本也是在跟扎导见面之后才被说服的,大本从头到尾都是制片人们的第一选择。

–当知道大本被选中出演下一任蝙蝠侠后,贝尔和大本见了面,给了他自己的祝福。

–这个版本的蝙蝠战衣中放了一个小机器,可以让蝙蝠侠的声音降低,这是大本的好朋友凯文·史密斯导演提议的,因为他觉得大本本身的音调对于蝙蝠侠来说有点高。

–为了出演蝙蝠侠,大本增重18斤,达到了8%的体脂率。他从被选上的那一刻就开始了每天2小时的健身,并且非常痛恨健身。

–大本问制片人,自己能不能留着蝙蝠战衣,制片人说可以,但你需要交10万美元。大本改变了主意,只是给蝙蝠战衣拍了张照,这件蝙蝠战衣改编自弗兰克·米勒的漫画《黑暗骑士回归》。

–当年华纳对本片可满意了,他们刚看完粗剪版,就打算跟大本签合同,让他演《蝙蝠侠》独立篇三部曲。

–当被问到大本的女儿对于爸爸出演蝙蝠侠有何想法,大本说,“她们才不在乎,她们只想看《冰雪奇缘》。”

–制片人本来想让大本来执导《超人:钢铁之躯》,但是大本婉拒了,说自己在视觉效果方面没什么经验。

–华纳还找过大本来执导一部《正义联盟》电影,他也会在那个片子里面演蝙蝠侠。在这个片子里,蝙蝠侠和神奇女侠有了个孩子,反派是达克·赛德,“闪电侠”巴里·艾伦穿越回过去警告人们达克·赛德要入侵了,但这个项目最终没成型。

–大本192,是史上最高蝙蝠侠(继任者罗伯特·帕丁森185),他也是年纪最大的一个——他出演的时候43岁,基顿当年38岁,方·基默、克鲁尼和帕丁森都是36(帕丁森竟然都36了),贝尔30。

–早年间,17岁的大本为1989年的《蝙蝠侠》中“罗宾”一角试过镜,不过后来这个角色被砍掉了。

–这也是大本的第二个超级英雄角色,他原来演过2003年的《超胆侠》(漫威漫画改编)。

–《正义黎明》中超人的妈妈“玛莎”戴安·莲恩,此前和大本在《好莱坞庄园》中还演过情侣呢——大本在《好莱坞庄园》里饰演的就是最早的“超人”演员之一,乔治·里弗斯。

–为《正义黎明》制作完配乐之后,汉斯·季默说自己再也不会为超级英雄电影配乐了,因为大本“缺乏贝尔的那种疼痛感”,不过后来他还是重新出山了(《X战警:黑凤凰》与《神奇女侠1984》)。

–在拍扎导剪辑版《正联》的补充镜头时,大本和杰瑞德·莱托的戏份是分开拍摄的,埃兹拉·米勒的戏份干脆就是在《神奇动物:邓布利多之谜》的片场,由扎导线上执导拍摄的。

–罗伯特·帕丁森去为《新蝙蝠侠》试镜的时候,他正在洛杉矶为拍摄《信条》彩排。他跟诺兰导演撒了谎,说自己请假是因为家里有事儿,诺兰一听就说“你是要去试镜蝙蝠侠吧?”《信条》开拍前一天,帕丁森被告知自己选上了出演蝙蝠侠,他还没告诉诺兰,诺兰就来恭喜他了。

–帕丁森说自己试镜穿着蝙蝠战衣的时候,偷偷了一张,“万一没选上呢”。他试镜的时候穿的蝙蝠战衣是方·基默在《永远的蝙蝠侠》中的那一件,但是脑袋塞不进去,头上戴的是乔治·克鲁尼在《蝙蝠侠与罗宾》中的面具。

–帕丁森版本的布鲁斯·韦恩,灵感来源是“涅槃”(Nirvana)主唱科特·柯本。导演/编剧马特·里夫斯写第一幕时听的就是Nirvana,脑子里立马想到的就是帕丁森,当时还不知道能不能选上他呢。

–写完剧本8个月之后,里夫斯终于见到了帕丁森。里夫斯在看帕丁森试镜时戴上黑色眼罩的那一刻,就知道,就是他了。

–帕丁森与华纳签的是三部曲,他也是继贝尔之后,第二个出演蝙蝠侠的英国人。

–拍摄之前,帕丁森和“猫女”佐伊·克拉维茨得到了前任的同样建议——贝尔和米歇尔·菲佛告诉他俩,要确保穿着制服的时候也能上厕所。帕丁森和佐伊在出演本片之前已经是很多年的好友了,他俩拍摄时化学反应非常好。

–帕丁森说在为出演布鲁斯·韦恩做准备的时候,会听重金属音乐,或者巴赫、瓦格纳这样的古典乐。

–帕丁森说“我就是复仇”(I’m vengeance)的这一幕,是他自己的主意,也是即兴表演(是不是想到了《暮光之城》里面他让贝拉说“复仇”的那一幕……)。

–帕丁森从小就是蝙蝠侠粉丝,每一部《蝙蝠侠》电影他都是在公映首周末第一时间去看的。

–拍摄本片过程中,帕丁森一度确诊过新冠,拍摄因此中断了两周。导演不想也确诊,于是之后拍摄的时候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戴上了口罩、手套、头套和潜水镜。

–拍摄的时候,帕丁森一直在从片场拿袜子回家,后来华纳注意到了,问他,“你拿几双没事儿,但咱都拍一年了,你到底需要多少袜子啊?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